注冊

微博站上“十字路口”

2021-08-11 22:31:06 和訊名家 

現在微博已經站上十字路口,是繼續加碼娛樂,坐等業績下滑,還是壯士斷腕,開拓新增長點,就看微博怎么選了。

雷達財經出品 文|孟帥 編|深海

互聯網大廠又抓一只貪污“碩鼠”!

8月10日,新浪發布一則內部通報,原微博品牌市場部高級公關總監毛濤濤在職期間涉嫌利用職務之便收受賄賂,嚴重侵害集團利益,已被公安機關依法刑事拘留。目前,公安機關就該案正在做進一步調查。

當前,微博除了需要解決企業內部領導利用職權收受賄賂的內患,還面臨業績下滑的隱憂。財報顯示,公司歸母凈利潤自2019年起,連續出現下滑。

值得關注的是,自2014年后,微博全面轉型娛樂,并上線了明星勢力榜。此后,微博成為飯圈最重要陣地,各種粉絲打榜活動層出不窮。隨著吳亦凡事件發酵,微博下線了明星勢力榜和明星超話“積分助力”機制。

現在外界好奇的是,微博是繼續加碼娛樂還是開拓新路?

原微博公關總監涉嫌受賄被刑拘

8月10日,新浪集團合規監察部、人力資源部聯合發布一則內部通報,通報顯示原微博品牌市場部高級公關總監毛濤濤在職期間涉嫌利用職務之便收受賄賂,嚴重侵害集團利益,已被公安機關依法刑事拘留。目前,公安機關就該案正在做進一步調查。

毛濤濤于2010年入職新浪,曾先后在微博市場公關部、微博公關媒介組、微博品牌市場部任職,擔任市場與公關總監一職。因涉嫌利用職務之便收受賄賂,根據集團規定和法律法規,集團決定給予毛濤濤開除處分,不得再行錄用。

新浪集團稱,毛濤濤作為公司老員工,且身為部門領導,卻未能以身作則,在利益面前丟棄原則,沒能守住底線。新浪對于舞弊行為持零容忍態度,希望公司員工能引以為戒,遵守法律法規和集團規定,不做越界之事。

值得一提的是,毛濤濤的微博簡介為“三低人群求不歧視”,7月25日他還曾點贊奧運會運動員發布的微博,并轉發了微博管理員清理違規賬號的公告。

轉型娛樂后成飯圈重要陣地,飯圈生態正遭遇整治

當前,微博除了需要解決企業內部領導利用職權收受賄賂的內患,還要面臨未來將如何繼續發展的難題。

2009年8月,新浪率先推出新浪微博內測版,成為國內第一家提供微博服務的門戶網站。微博推出以后,憑借著全新的社交模式,給用戶帶來了開放互通的社交環境,微博還邀請了眾多明星入駐平臺,因此微博很快收獲了大批用戶,一時間微博成為網友們使用頻率較高的社交軟件之一。

各大門戶網站看到了微博這一產品的潛力,于是都紛紛推出自家的微博產品。但因為新浪入局較早,搶占先機,其他競爭對手的微博產品因運營不佳等原因陸續宣布關閉。2014年7月,騰訊宣布將騰訊網與騰訊微博團隊進行整合,退出微博。2014年11月,網易微博宣布即將關閉。

2014年3月,新浪微博“霸占”了微博的專屬名稱,新浪微博改名為“微博”。此舉也是為了淡化新浪品牌,為微博日后上市做準備。2014年4月17日,新浪微博正式登陸納斯達克。

起初,微博的內容以時政和社會為主,后因種種原因,在2014年重點轉向娛樂,并推出明星勢力榜功能和超級話題功能,超級話題成為蔡徐坤、周杰倫粉絲大戰的主戰場。

在微博的助推下,飯圈經濟迅速成型。2015年,“歸國四子”、“TFBOYS”開始收割流量。一個典型案例是,2015年9月2日鹿晗發布的一條微博,評論量超1億條,打破了先前由其本人保持的1316萬條的紀錄。

此時的飯圈,在內部已經有了階級性和分工,控評、刷超話等為明星造勢的手段也開始陸續出現,粉絲們心中的攻擊性逐漸萌芽,對他們而言,外界的聲音變得吵鬧而又遙遠。

正是在這個階段,吳亦凡作為“歸國四子”中的一員開始在娛樂圈嶄露頭角。值得一提的是,在此之前吳亦凡的粉絲們已經有了專屬稱號“梅格妮”。這個稱呼來源于2012年7月18日吳亦凡在微博上對粉絲說的一句話:“我喜歡你,每個你!

2018年,《偶像練習生》、《創造101》兩檔網綜的上線進一步加深了資本與飯圈偶像間的關系,粉絲們氪金支持偶像的行為得到了極大強化。

吳亦凡粉絲還和虎撲網友在微博大戰。2018年暑期,有網友在虎撲發布《吳亦凡無修音視頻,你能堅持到幾秒》的帖子質疑吳亦凡的專業性,該帖被搬運至微博后,引發了梅格妮們的憤怒,再加上吳亦凡本人也下場發博回懟,由此戰火正式被點燃。梅格妮們不僅鋪天蓋地地發布諸如“吳亦凡高端音樂在國外多被接受”等內容為吳亦凡正名,而且還有組織地舉報批判吳亦凡的文章、帖子等,并試圖從微博主戰場殺入虎撲大本營,繼續發帖刷屏、舉報。

鄭爽對微博也頗為重視,2017年,鄭爽開始在微博上給一款雪糕群App導流。不久后,鄭爽本人也現身該App,并在其中發文、發圖,與粉絲頻繁互動。值得一提的是,鄭爽在雪糕群中還要求粉絲打投、刷數據,并呼吁“大家可否團結一點”、“我不在意的時候,我的數據可以是第一,我在意的時候絕不要自己數據太難看”。

運營了一段時間后,鄭爽發現,App的流量與微博相比相去甚遠,但燒錢卻燒得厲害,于是2018年年中,雪糕群暫停運營。與此同時,鄭爽認識了張恒。

2019年6月,定位為雪糕群重生星球的“M77”上線,這個App的目標更為直接,就是將粉絲經濟最大化變現。粉絲們在和鄭爽互動之余,還可以在App的泡泡打榜板塊為鄭爽在芒果TV、微博、愛奇藝等平臺打榜。

而在微博上爆發的一個個娛樂事件,背后也存在推手。今年3月10日,#星援App開發者一審獲刑五年#登上微博熱搜,據報道,作為2018年震驚市場的“蔡徐坤一條微博轉發量破億”事件幕后推手,該開發者從中獲利超600萬。同日,人民日報發文:“整頓無底線追星,嚴懲流量造假正當時”。

因飯圈選秀倒牛奶等負面事件對社會造成不良影響,今年6月相關部門對多個平臺啟動為期兩個月的“清朗·‘飯圈’亂象整治”專項行動,其中就包括微博。

此次專項行動將針對網上“飯圈”突出問題,重點圍繞明星榜單、熱門話題、粉絲社群、互動評論等重點環節,全面清理“飯圈”粉絲互撕謾罵、拉踩引戰、挑動對立、侮辱誹謗、造謠攻擊、惡意營銷等各類有害信息,重點打擊5類“飯圈”亂象行為。

利潤連續下滑,微博急需尋找新增點

在官方出手整治飯圈亂象后,都美竹微博實名舉報吳亦凡事件爆發。7月31日晚,北京朝陽警方通報了吳亦凡因涉嫌強奸罪被刑拘的消息,一度引爆微博熱搜,對此舉報人都美竹的朋友李恩回應稱,“我們的努力沒有白費,我們受到的一切不公都將化為動力!

與此同時,吳亦凡眾多粉絲曾集中報團取暖的“吳亦凡”微博超話也已經消失,但在其他名稱包含“吳亦凡”的超話中,仍有粉絲高呼“涉嫌犯罪不代表一定犯罪了。你們為什么要對一個純情大男孩抱有如此惡意!”、“都是你情我愿的,憑什么他就要受罪?”

據瞭望東方周刊報道,部分粉絲甚至稱要劫獄救吳亦凡。

8月6日下午,微博宣布下線自己最重要的娛樂榜單之一——“明星勢力榜”。對于下線原因,微博稱一部分明星粉絲非理性應援、刷榜問題愈演愈烈。

近日,微博又下線明星超話“積分助力”機制。

不過據微博相關工作人員透露,此次明星勢力榜下線,并不是永久取消榜單,新榜單的設計和呈現形式目前仍在討論中!靶掳駟味ㄎ皇悄苋、客觀反映明星社會影響力的綜合榜單,將融合媒體評價、作品評價的綜合評價體系!

在微博接連下線明星勢力榜和超話“積分助力”機制背后,公司業績已經出現瓶頸。

據微博發布的2020年財報顯示,微博2020年全年營收16.9億美元,去年同期營收17.67億美元,同比下降4%。其中,廣告和營銷部分的營收14.9億美元,同比下降3%,其中來自大客戶和中小企業的廣告和營銷營收為13.3億美元,同比下降7%,微博表示主要與新冠疫情對整體廣告需求端,尤其是對2020年上半年需求端的消極影響有關;增值服務方面,微博2020年營收2.038億美元,同比下降14%,微博表示主要系直播業務營收下降。

據微博發布的2020年用戶發展報告顯示,截至2020年9月,微博月活用戶達5.11億,日活用戶2.24億。微博用戶群體呈現年輕化趨勢,其中90后和00后的占比接近80%,女性用戶規模高于男性用戶。

有分析認為,不同于百花齊放的全盛之時,當下的微博更像是粉絲的打投站,個人、公司、組織等的官方發聲渠道,這樣的現狀也讓微博的營收趨于單一。雖然因疫情居家隔離的原因,人們宅在家使用社交軟件的時長有所增加,但待疫情控制穩定后,微博的熱度又開始有所冷卻。

但如今的信息化網絡時代發展迅速,社交平臺的更迭讓微博不再具備當年的盛況,用戶活躍度及互動較巔峰時期有明顯下滑,微博還需面臨崛起的短視頻平臺的巨大沖擊。眼下抖音、快手穩坐短視頻平臺的頭部位置,騰訊曾大力扶持的微視不溫不火,但旗下另一款產品視頻號則憑借與微信入口的緊密綁定有了不小的聲量。面對諸多對手,微博于2020年7月推出的視頻號計劃,顯然并不具備足夠的優勢。

在利潤端,微博已出現連續下降的態勢。數據顯示,公司2018年、2019年凈利潤分別為4.95億美元、3.13億美元和4982萬美元,同比分別下滑13.49%、36.65%和4.39%。

微博CEO王高飛表示,“進入2021年,微博將充分把握市場加速線上化的機會,通過差異化的社交廣告產品和持續優化的廣告競價體系,獲取市場增量的廣告預算!

有分析認為,現在微博已經站上十字路口,是繼續加碼娛樂,坐等業績下滑,還是壯士斷腕,開拓新增長點,就看微博怎么選了。

互聯網大廠頻現貪腐“碩鼠”

雷達財經梳理發現,近年來互聯網大廠的“貪腐”事件并不少見。

今年3月,中國裁判文書網披露一封判決書,判決書公布了字節跳動前餐飲專家高傳峰受賄案的二審判決結果。自2017年2月15日,高傳峰便入職字節跳動,擔任餐飲專家一職,全面負責字節跳動公司的餐飲供應商引入、對接、日常監督、資金結算、合同續簽等環節。

同年4月11日至2020年5月21日期間,高傳峰利用餐飲專家職務之便,向字節跳動餐飲供貨商北京吾午后勤管理服務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張某和北京幫仁健悅餐飲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明某,索取錢款共計人民幣1024.7萬元,為上述公司在資金結算、合同續簽等環節謀取利益。

法院判決高傳峰犯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二審法院認為高傳峰有自首情節,且家屬幫其退賠大部分贓款,法院對高傳峰的有期徒刑從7年改判為6年;扣押、凍結在案的1024.7萬元,依法予以沒收。

2020年11月,原優酷總裁、阿里音樂CEO楊偉東受賄一案判決結果公布。2016年至2018年期間,被告人楊偉東擔任優酷總裁,其利用全面運營、管理某等相關平臺的職務便利,收受、索取業務合作單位的賄賂款共計人民幣800余萬元,并為他人謀取利益。

法院認為,楊偉東利用其作為公司職員職務上的便利,索取、非法收受他人財物,為他人謀取利益,數額巨大,其行為已構成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公訴機關指控的罪名成立。被告人楊偉東犯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7年,并處沒收財產200萬元,受賄的855萬余元予以追繳,上繳國庫。

今年7月,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公布一則刑事判決書,判決書顯示,被告人薛飛2016年至2018年曾在百度任職,擔任百度貼吧事業部資深產品運營師、產品運營經理職務,薛飛在百度任職期間利用其制定、審核吧主的職務便利,為被告人張維當選貼吧吧主提供幫助。

這期間,張維先是向薛飛行賄現金3萬元,然后又以分期付款的方式向薛飛行賄一輛寶馬X5汽車,截至2019年4月,張維以首付及向薛飛妻子陳瑤的銀行賬戶轉賬的形式支付車款70余萬元。最終薛飛因犯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緩刑兩年,罰款3萬元;張維因犯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一年六個月,罰款2萬元;向薛飛追繳違法所得的73萬余元予以沒收。

目前,許多互聯網大廠反腐已專業化。比如阿里設立了廉政合規部,騰訊設立反舞弊調查組,京東、美團、360也都有自己的反腐部門。

本文首發于微信公眾號:雷達財經。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責任編輯:李佳佳 HN153)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推薦閱讀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

国产男同志china69